2007年3月21日

刺蝟的故事第二節


我想是小熊離開後半年吧,有一天天氣出奇的好,風和日麗,我感到陽光給與我的暖和,那天我認識了一隻小白兔和一頭貓頭鷹。
傳說中,貓頭鷹都是帶眼鏡的,至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這一生也只認識這一頭,所以無從稽考。不知道是什麼推動力,自從那天開始,我總是很想每天也能夠見到貓頭鷹,同時,我也很喜歡與小白兔傾談。
站在小白兔身旁,我感到很舒服,我可以無所不談,而他則很多時候也很沉默,間中會微微地向我笑著,通過他圓而紅的眼睛我看到了自己的樣子,他從來沒有嫌棄我不夠他雪白,他總說:「你不應該與我比白,如果論及是否能夠保護自己,你一定優勝於我。」我想:這倒也是。
「刺蝟仔...」很喜歡小白兔這樣叫我,這個世界也只有小白兔喜歡這樣叫我,不知為什麼,總是很親切的,但我總是覺得只是因為他是小白兔。「刺蝟仔,雖然我說的話不多,但不代表我不喜歡跟你一起啊!只是,我生出來就是說話不多,只是,我就是這樣。」他一邊說著一邊撥弄著我手上的小珠鏈。
我是知道的,隨手便拿出一個由草織成的小圈圈,「這個小圈圈很趣緻,是我今早在小天地拾來的,送給你啊!」我送給小白兔是因為他說這一番話,令我有突然的感動,很想送他一樣我很喜歡的東西。
小白兔先是呆一呆,然後向前跳了兩步,回頭看一看我,接著說:「在人類的社會,這個是定情的禮物,你還是送給貓頭鷹吧!你真正愛的是他,不是我。」
我呆在原處,小白兔突然向我跳過來,輕輕地在我額頭吻了一下,這是我最後一次從他紅眼睛裡看到含淚的自己。
我不知道什麼是愛情,也不知道為何小白兔會這樣想,我只是知道,當他輕輕的跳走時,彷彿是我做錯了什麼的。或許是因為他沒有愛過我,或許是他喜歡白兔多一點,始終我只是一隻刺蝟,一隻只會胡亂地說這說那的刺蝟,一隻沒法子令他說話、只能令他笑的刺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