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6日

刺蝟的故事第三節


貓頭鷹對小白兔的事彷彿一點也不知道,我仍是如常每兩天便寄他一封信,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沒有辦法在他面前完整地表達我的想法,除了在信中,我甚至沒法子完整地說一句像樣的話。
至於他,總是會不慌不忙的給我回覆。
我十分珍視他每封的回信,總是讀上三至四遍才願放下,實在不知道是因為欣賞他的智慧,還是如小白兔說,這才是人類所謂的愛情。我很迷糊,我只可以肯定的是,除了爸爸和媽媽外,最疼我的一定是貓頭鷹。貓頭鷹總喜歡說:「我沒有親妹妹,你就像是我妹妹那樣,我就是那樣的疼愛著你。」
那一刻我也是這樣想:我沒有哥哥,貓頭鷹那麼疼我,真的像極我哥哥。直至有一年,我從他身上拿走了他視為最重要的原子筆,和掛在他頸上那條他媽媽送他的金鏈。
我直望著他,只是心裡想著:為什麼?他便能回答我:「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什麼也可以送給你。只要是你。」世界就因為他這一句話靜止了,我也可以肯定地說,我跟定他了!除非他不要我,否則他便是我整個世界。那年我十四歲,認識了忠厚的貓頭鷹兩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