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8日

刺蝟的故事第四節


原來冬天蛇不一定冬眠,這年冬天,我認識了一條黑色沒斑紋的蛇,肥肥笨笨的,不似會傷害任何人那樣。
冬天,貓頭鷹哥哥忙著他家裡的事,我呆在小天地裡,想著哥哥。就在這時,黑蛇出現把我嚇了一跳,黑蛇說:「聽別人說這裡是你的小天地,種了很多愛心花,所以我來看看而矣,沒有什麼的。」我聽了後,啊!一聲便沒有再理會他,已經不是第一個來看花的人,他只是來看花而矣。但是他彷彿不想罷休,一邊說話一邊伸出他粉紅的舌頭:「你很可愛,是不是所有刺蝟都是這個樣子的?」
「我不知道啊!我沒有見過其他刺蝟。」我把本來放在遠處的目光收回,看著這條短小而黑黑的小蛇,我比較能夠接受他不說話的樣子。直覺告訴我他是有目的而來,但又說不上是什麼。就在我盤算著他內心的想法時,貓頭鷹哥哥來找我。
「小妹,聽說你喜歡這個,我拿來給你玩玩。」「謝啊!」「我要回家了,明天測驗,要回去溫習呢!」「啊。」然後我便看著哥哥的背影遠去。這就是我和哥哥相處的方式,他總是匆匆的來匆匆地走。
「喂!」我給黑蛇召回魂魄,「吓?」
「你喜歡你哥哥吧?」我嚇了一跳,整個世界真的只有哥哥不知道那樣,「關你什麼事?」黑蛇列咀而笑:「你們沒有試過約會吧?...不如我幫你約他出來好不好?」我呆望著黑蛇,一個我素不相識的人,為何我要相信他?
「明天放學我幫你約他在麥記等吧!」他沒有等待我的回覆,便滑翔而去。
我想,這個地球就除了夏娃,我便是另一個傻子,相信黑蛇會幫我約會哥哥,當我到了麥記,就只看到黑蛇大口大口地吞食著炸薯條,他胡亂的說了一些原因,我也忘掉了是什麼,總之是哥哥不會出現的原因,我便呆呆的吃著我眼前的東西。說實在,我吃了什麼我也不知道。
接著的一星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也實在回想不來,只知道突然間我當了黑蛇的“女朋友”,一隻刺蝟成了蛇的女朋友,真的不可思議呀。貓頭鷹哥哥還興高彩烈地跟我說:「黑蛇是蛇族中最可靠,最忠誠的了!我知道他真的很愛你,待你很好呢!」
聽著哥哥說這一句話,我突然感到眼前一黑,可能是天氣漸熱,大陽太猛的原故。究竟為什麼黑蛇不用冬眠?老師說蛇是會冬眠的。每天看著哥哥努力地學習,而我只是沉醉在為什麼黑蛇不用冬眠的問題裡。每次看到黑蛇,我便有殺了他的慾望,我為自己有這個慾望而驚訝,究竟我為了什麼會這些討厭他?
告訴哥哥我想“分手”,哥哥總是語重深詳地說:「小妹,你大個的了,不可以一生也像其他刺蝟那樣保護著自己的,他這麼愛你,你還想甚麼樣?我呀,做你哥哥的,真的替你擔心。」聽罷哥哥這番說話,我很激氣,拂袖而去,把哥哥滯留在原地不明所以。
我沒有辦法明白為何哥哥這麼疼愛我,卻不知道我的心意,是不是又是因為我只是一隻沒有知識的小刺蝟?是不是我不夠可愛?還是我不夠叻?也對的,貓頭鷹公認是這個社會最有智慧的,每人有些什麼解決了不的事,總會走到哥哥跟前問過究竟。
我敞在小天地的草地上,看著黑漆漆的長空,如果哥哥愛的那個是我,多好。在夢裡,我跟哥哥擁抱過千萬次,我跟哥哥跳過數百隻舞;在夢裡,我煮了很多餐飯給哥哥吃,這個世界上就只有哥哥待我好,真正的待我好,真誠地對待我。
突然我不能呼吸,猶如給按著頸項那樣,我張開眼睛,黑蛇的舌頭已經掂著我的鼻子,原來不知何時,黑蛇輕巧地爬上我身上,壓得我不能呼吸。
我沒好氣地說:「你發什麼神經?你快把我壓死了?你再不下來,我的刺會刺到你的了!」黑蛇沒有理會我的話,我突然有一個很不好的預感,發動了整個人的氣力把我從來沒有出動的刺張開,黑蛇冷不防我的反應,彈開至幾個身位的地上。
我看到他身上的給我刺破的傷口,而他卻仍能用了一個很冷、會令人發毛的眼神望著我,說:「我要你只是屬於我。」
我聽到這句話,我便開始怪責自己的無知,根本他只是想佔有這個世上所有的動物,所有的生命,令他們成為他個人的資產而矣。黑蛇不用冬眠,只是因為方便他有多些時間去增加他的資產。我什麼也沒有理會,只管向前跑著,直至我再提不起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