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8日

月下

  自古也有很多詩人、詞人為月亮留下不少讚美之辭,根本無需我再花筆墨去多加描繪;說真的,我年輕的時候也曾為大又圓的月光姐姐寫了不少文章。有時,我實在很想知道,當我仰望長空的時候,月亮與我相差了多少時間;但也不想知道,因為實在不想知道真相,破壞了我對月亮的幻想空間。
  這種感覺有時像戀愛,談戀愛時,可以很淒美,可以很甜蜜;但也不太想把戀愛放在身邊,怕令它變得可怕,怕習慣、個人的缺點會慢慢地握殺了戀愛的甜。
  今夜的月亮輕輕的躲在雲塊後面,像羞怯的小女孩,也像成長了的女人,躲在一旁等待如意郎君的出現。這個月亮明明與十年前我看的那個一樣,但今夜,我總覺得她是有點不同了。
  倚在窗旁向外凝望。住在高樓大廈的好處實在不多,停電梯時更知苦處,但是能感到與天際的距離近一點,總算是一個好處吧!我在想,為何今夜我突然又多仇善感起來,想起祖母的年糕和蘿蔔糕;想起媽媽炮製的魚肉薯仔餅;也想起爸爸教我煮豬肉、煎雞翅膀。年輕真的很好,有什麼事發生也會有愛你的人站在你前面,我相信,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也不想長大。
  被保護的感覺的確是很好的,很多時候也不需要用太多腦汁去解決問題,也不必太擔心未來的環境、情況會如何,因為即使天塌下來,也會有人為自己撐著。可是年復年,日復日,人總是會長大的,當長大後,我們的角色已經改變為保護愛人的人。每次想到這,我便會問自己:「究竟如何是正確的保護呢?太牽涉入對方的私人空間,對方會感到窒息;若果給與太多空間,對方又會覺得你沒有愛他,沒有保護他。」
  難怪上一輩總是會說:「養子方知父母恩。」有些事情真的是長大了才有足夠的經驗和智慧去明白。
  微風輕輕地把雲吹開,月亮沒有地方躲避,只好呆呆的站在原處,等候下一塊雲的出現。我總覺得月亮此刻要躲起來,可能只是因為今天她不是圓圓的,有了缺口,像人類總希望收藏自己的缺點那樣。想到這點,我再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因為曾幾何時我也是這個樣子,直至到我發現了月亮是太陽的反映,她的缺口只是被地球掩蓋了而形成,根本就不算是一個缺口,那時開始,我也不怪責自己和不特別隱藏所有的缺點。
突然想看大一點的天空,披了外衣,取起鑰匙便離開溫暖的家。
  一推開地下大堂的玻璃門,迎面來了一陣冷風,迫得我不得不拉一拉衣領和扣上外衣的紐扣。抬頭一看,嘩!月亮旁的星星閃著,很像一粒粒的鑽石在銀光下閃耀著。這一刻我已不介意自己獨自一人在享受夜帶來的寂靜和美,只希望我愛的人在屬於他的天空下,活得幸福。
(二零零四年一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