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7日

胡言亂語中....如果我是亞扁


首先,我要申報的是:我從來沒有歡喜過陳水扁,我承認我以貌取人,他面泛油光,聲音很難聲,加上樣子不討好我,我那理他是"台灣之子"!
但當然,那是民選的,我尊重台灣人的決定,當年也明白國民黨的黑金讓他們斷送"江山",同時我也靜候著小馬哥的"出擊"....一年又一年,終於他做了八年....然後,涉嫌受賄和洗黑錢的新聞先後出現....

原來不少人不知道的是在1985年,陳水扁競選台南縣長期間,吳淑珍被拖拉機撞成腰部以下癱瘓.雖然駕車的是扁的支持者,但也有人視之為"政治意外".在2000年競選總統時,民進黨還幫助他"政治化粧",把吳淑珍與扁之間的婚姻"塑造"成不離不棄的模範夫妻,也讓民眾看到扁的善良與溫馨一面,相信這也讓不少遊離票最後投向他.在競續連任的"被暗殺"事宜,即使不少人口誅筆伐他自導自演,但"政治"嘛....我倒沒有什麼意見.

案件至今越揭越臭,甚至所有"罪名"也直指吳淑珍,不少聲音也說扁不是人,居然把所有罪名推到身有缺憾的妻子身上,這不但可以看到"人類"的取向,同時也看到台灣人民對扁的"失望"
扁被冠以"台灣之子"之名,只因他是很典型的台南窮家子但得到成就的象徵,他就讀台灣大學時,獲得農漁會獎學金,並以第一名考取中華民國律師資格,成為當時全國最年輕的律師.放棄在台北當市長,跑回台南回饋社會.雖然選台南縣縣長失敗,但吳淑珍意外一事得到民眾的支持和同情,然後在民進黨提携下一直扶搖直上.台灣人民,對這樣的一個前總統有"期望"然後"失望"也不為過
作為中國人獲得民主的前鋒,台灣的選舉活動實在很值得我們參考

如果我是亞扁
無論如何我會把"罪名"背上身上,原因有三:
1. 事情去到這個地步,他的政治生涯也不會再有什麼發展的了,承擔起來,也不必畏首畏尾
2. 民進黨也放棄他了
3. "棄車保帥"....他大可以大擔承認自己的錯誤,讓民眾和支持者傷心和失望,也弄污了整個民主的制度...他是"台灣之子"一直"正直和清廉",但當人在高位和利慾薰心時,他被心魔戰勝了,他也越做越錯了,一個謊言蓋另一個謊言....要謝謝上天把事情揭發出來,好讓他看清自己的罪孽和釋放他壓在心裡的暗影,同時,也證明了,像香港那樣台灣必需要一個獨立的機構"廉政公署"的存在,去監察整個政府.
保住了"台灣之子"的"政治化粧"之餘,也讓民眾看到世上無完人,每個人也有被引誘的可能性,當然,包括了國民黨的任何人.

當然,我不是亞扁,我也不是有權去說任何處理危機方法的人,這只是我個人的"思維"而矣!
民主....民主...民主....
只希望中國政府的官員不會有機會用這個做藉口說:"民主不能太急,你不是看到台灣的爛攤子嗎?特區普選...還是再等一下吧~"
我要一人一票去選行政長官....香港人的教育質素和生活質素是足夠去為自己選一個"掌舵人"

題外話:原來陳水扁是生於1950年10月12日的天秤座,和吳淑珍是1952年7月11日的巨蟹座.終於我遇到一個天秤座是我第一眼便覺得討厭,沒有被吸引著.(圖片來自維基百科網)

9 則留言:

匿名 說...

題外話那兒打錯了,係'吳'淑珍。我以前個同學都叫呢個名,唔知佢會唔會去改名,以免未來要可能會嫁個似阿扁咁既人 ?!!

Veena 說...

天秤座男人嘛, 擁有完美的理想及很多意念, 但實行時會是另一回事 :P

EC 說...

要普選, 並不需要甚麼教育質素或生活質素哩. 華盛頓為美國訂立普選制度時, 當時的美國又有甚麼條件呢?
唯一的條件是對自由的渴求, 和奴性的消滅
即使普選有多少問題, 但最少當中有希望, 而尊權政治如香港或極權政治如中國內地, 連談希望的餘地都沒有
結論是, 香港要普選還是等等吧, 有多少個社民連? 多少個毓民阿牛長毛? 有幾多立場堅定的人? 更可恨的, 是有多少像自由黨和公民黨這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牆頭草?! 更更可笑, 是香港人竟繼續崇拜"肉食者".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說...

This is a story from an old Chinese Communist .

In the very old days when the Communist Party was still hunted by KMT, the illiterate farmers following Mao in the long march could elect their own leader by putting a pea in a bowl. Now the Peking Government doesn't allow HK ppl to elect their own leader. Does that imply the whole Hong Kong population is techincally illiterate, if not worse?

The story was told by Mr Wang Wenfang.

小巫 說...

ec:
香港人太靠傳媒去認識政治人物才是可悲的地方
投票之所以需要教育和知識,是因為不會被蒙騙,當然,遇到不少政治記者是沒有獨立思考,也沒有取向,為民主而民主,少是民主的悲歌

其實,共產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專制的政治人...就像皇帝制度就不好嗎?盛勢年代時,又有誰覺得不夠好?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對,這個故事我也從中學的中史老師那裡聽過,也聽過不少有關共產黨的故事,加上我以前曾經在大公報工作了三/四年,對共產黨的看法也有點改變.
這個世界沒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適合的制度吧?歷史裡有多少個起義的人到坐正做"話事人"時,可以堅持到底?所以嘛,這個世界真的很需要多些人有孫文的堅毅,林肯的精神和馬丁路德金的胸懷.

小巫 說...

又...
其實,內地的村/鄉是一人一票選村長鄉長的
只是香港人對內地的認識是不太足夠

沒有生活質素,人民會為換取生活所需投票比"某人"
沒有基本教育,人民會沒有足夠的智慧去選擇一個"能者"

EC 說...

共產當然不可怕, 因為那是大同的世界, 只是現在的中國領導是完完全全的掛羊頭賣狗肉口說共產實則專權的騙子
孔子二千多年前已說:"大道之行也, 天下為公, 選賢與能, 廣信修睦", 起首說是天下為公! 沒有天下為公, 教育和生活的模式就控制在一小撮人手中, 淪為控制人民工具.
真正的共產主義是大同, 現代的民主政制呢? 就是小康了. 不能大同, 因為人心腐敗, 各自為私, 那麼我們爭取小康, 當然是為民主而民主! 不為民主而民主, 難道為極權而民主?
現在的政客就只懂說自己"是其是非其非", 有誰不是"是其是非其非"? 只是他們的是非是來自立場而非原則, 阿爺的"是"就是保皇黨的"是", 商家的"是"就是自由黨的"是", 只問立場,不問原則, 有誰真正為大眾利益?
直接一點說, 社會必須由小康走到大同, 不可能一步登天, 所以歷史上的共產國家都不能成就大同社會, 因為它們沒有經過民主政治的小康.
更直接一點, 今天的我們爭取真正的民主, 正是為了將來真正的共產
當然, 到頭來人心是否腐敗到一個連小康都做不到的地步, 就要看時間的洗禮, 但總不能因為五斗米而放棄理想中的世界, 盛世時的帝國不是沒人反抗, 只是很少而已, 而原因更加是大部分人的短視, 我們的覺醒程度, 還只是這種程度的短視嗎?

"大道之行也, 天下為公."
中國人, 何時才能懂得孔夫子的先進觀念?

小巫 說...

ec:
不過講開又講,其實香港從來也沒有真正的民主,從來也是專權的政府.
港督是委任,行政長官也是"委任"

儒道墨法,當年都是幫助君主"統一"
沒有一個理念是完美的,生在不同地方的人類,就是學習在那個地方的課題.

中國共產黨一早已經說,現在的中國是"新中國",也是在暗旨"共產黨"和建黨時不同了,始終"共產主義"在理念上是很好,但實行起來,只會造成"養懶人".

EC 說...

對,所以我們不是因為別人錯而做相反的事, 而是做自己相信正確的事
可是總是有一堆令人咋舌的人,明明正常人的腦袋都知道那是卑鄙無恥的事,還可以走出來大義凜然,劉千石算是表表者吧
共產主義會養懶人, 是因為大家沒有"由下而上"的政治意識, 只懂得"由上而下", 你看我們的特首, 居高臨下; 你看我們的民眾, 忍氣吞聲有之, 反對卻沒勇氣衝擊建制有之. 卻不能堅信政府的所有權利都來自人民
如果我們做到"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 何來還會有懶人?
"大同"是遙遙無期, 小康該可以快一點來到, 所以只能支持堅決相信小康社會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