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9日

轉貼別人blog文章

因為今天大廈維修的重點是"天台食水水缸",所以09-18會冇水,那我配合一下,把睡眠時間調記在昨日凌晨十二點至四點,然後吃早餐,再做少少電腦工作才再訓下半場....很久沒有把睡眠分成上下兩場呢~
上網遊一遊各人的blog,發現水瓶座的christine的新post的文章很好看,轉post過來分享下.
她在文裡所提及的"生物能"便是香港的"肌肉反應測試"muscle response testing"(MRT)....
這彰顯了水瓶座的世界...理想主義啊....很喜歡最尾的結論:"會封閉、抗拒是因為恐懼未知、害怕於自己不了解的東西,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是這樣的話,可以一次一小步,慢慢來,信任自己的感覺,而不是頭腦的批判與論斷,就只是因為它不同於自己過去所學或模式。"

Sybil@彩色主義
剛看完最近在HBO family 上演的電影 Sybil,講述一個 年輕女子Sybil,自小因家庭受虐而形成的多重性人格症(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的治療過程之真實故事。

也讓我聯想起當年在讀心理學時教授要我們看的 The three faces of Eve 和The fifth Sally,都是在講主角因無力面對外在環境變化而發展出另一種人格,讓自己在當時事件中得以生存,但日後造成內在人格與人格間的互相矛盾,以及人格間切換的拉扯與思想記憶缺口所造成之精神壓力,嚴重到變成了病,於是心理醫生如何協助主角重新整合人格的過程。

今次看完Sybil這部片子,很有感觸。其一是想起在學習NLP時,大部份的重點就是在化解並整合內在不同人格部份所產生的情緒矛盾和壓力。其實我們每個人的內在本來就有著不同的人格特質,這些特質有與生俱來的天賦才華,也有因外在因素而形成的內在機制。這些機制或信念的形成,是在某事件曾經發生的同時,內在用來保護自己的。例如: 小學時在學校被同學欺負了,回到家非常害怕的跟媽媽說想要轉學,可是媽媽卻說: “這樣一點小事也怕,那長大怎麼辦?” 於是在求助無門也轉不了學的情況下,就在內在自行下了個決定: “這世上沒人會幫我了,一切只有靠自己!” 長大後同一個信念,有可能會發展出一個總是躲藏,深怕惹上麻煩的膽小鬼,也有可能是另一個凡事都不求協助的超人,甚至兩者並存。但兩者背後的動力都是來自恐懼,兩者都想保護自己 "不被欺負"。但因為有這樣信念機制的運作著,這個部份的自己便不自由。有時不需要躲藏時,前者還是躲; 有時的確需要他人協助時,後者還是不願尋求協助,因為這個部份的自己還活在小學中,而不在當下此刻與現實已經長大的自己在一起。

其中一個有效的方法是在學習生物能時,我了解到透過身體的記憶,我們可以去找到早年形成的能量卡住之處,身心靈三位一體緊緊相連,情緒鎖在記憶某處的身體會透露出真象,尤其是那些長年找不出理由的慢性疼痛症,從身體層面著手去了解並在釋放信念背後的負面情緒,讓生命能量得以重新回到現實來在當下流動。我們的身體非常有智慧,它從不騙人。


以上電影當然是較極端的例子,但我們每個人都有能力與權利去察覺自己的行為模式,發現並調整自己的信念系統。信念創造人生,而信念後的動力更會決定一個人怎麼走人生路。在認清並釋放掉背後的情緒驅力後,這些被發展出來的人格面還是可以適時的出來協助我們去面對不同情境,不必再是一種強迫性的模式。透過整合自己不同的的人格面,它們是可以彼此協助而非互相拉扯的 - 內在的和諧與力量來自於完整 Becoming Whole。



另一個感觸是在片中的Dr. Cornelia Wilbur 因為觀察Sybil的個案,首次要在精神科醫學界提出多重人格症的論文,結果被指控是她自己把這些不同的人格名加諸在病人身上。想來這個真實故事也只不過發生在約40年前的1970年代。也讓我想起,十多年前出版「Many lives, many master (中譯名為前世今生)」一書,因提出前世催眠而引起轟動的Dr. Brian L. Weiss 布來恩 魏思博士,據他自己說當時他也十分掙扎,深怕自己會被冠上怪力亂神的罪名,會毀了自己醫生的名譽與前途,但他覺得有責任把自己的發現公諸於世。還有原本是教士的天文家哥白尼在1543年提出「天體運行論」 - 日心說,指出太陽為宇宙中心,從此否定了西方統治達一千多年以地球為中心的地心說。不但帶來了人類宇宙觀的重大革新,還根本動搖了歐洲中世紀宗教神學的理論支柱,也可想而知他當時所要面對與主流權威抗爭之艱辛困難,在辭世的前兩天,手才觸碰到自己著作的封面。我想說的是,例如我個人所感興趣,並受吸引深入研究的色彩、聲音、能量學、自然療法、多次元空間、意識層次的提升、古文明與星象學….等等,有時也在分享時遇到困難,大都因為目前這些主題非主流,被視為異類,或遭遇抗拒。現今科學或醫學概念還未能理解的事物,不代表它們不存在或不可信。就像電話的發明也不過是百來年的事,要是幾百年前有人看見你對著手機有問有答,大概有可能把你綁上木樁給燒了。

我心願人們能對所謂另類療法、新的概念帶著敞開好奇的態度,甚至對有些不是新的而是古老智慧,懷疑都好過封閉,懷疑是懷著疑問,非常好,可以開放的去求證,從自己的經驗中去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與真實,而不是在自己腦子裡憑有限的認知就去否定一切,這是擴展生命很重要的態度。當然話又說回來,會封閉、抗拒是因為恐懼未知、害怕於自己不了解的東西,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是這樣的話,可以一次一小步,慢慢來,信任自己的感覺,而不是頭腦的批判與論斷,就只是因為它不同於自己過去所學或模式。

我們的身體與感覺永遠會有真實的答案,如果你覺得受吸引,那不妨嘗試看看,即便你的腦子暫時還無法完全了解,不如先放下腦子的評斷,客觀的去體驗,看看有何發現?

轉載自:彩色主義

2 則留言:

莉莉 說...

好明顯,有時個腦唔係咁用囉~~~
又,無論如何,人就是想要獲得「安全感」。
獲得了以後,學習什麼、了解什麼……都變1享受,否則,只有受罪!

veena 說...

好精彩! 好多資料性既東西~~~~ 多謝^^
(狂DROP NOTES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