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8日

三...叄...生


連續發了兩個多月的惡夢,終於昨夜得到寧靜...我知道昨晚是有發夢的,因為起來個人很倦,只是夢不記得,起來也沒有不安,在哭或是呼吸急促的情況....至少能讓我相信那不會是惡夢~

由8/6吃素至今天,我的腸得到很好的潔淨...腸先生也很努力的在運動....哈哈~~

今天很早起來,去了彩油的製造工場
這是我第二次造訪,但一起去的人數少了很多...沒有了要不停翻譯的日本老師,也沒有不停在尖叫在驚歎的日本同學....過了兩年半,裡面有些設備不同了,同時也有些與以前一樣的...
今次入瓶子那個機器沒有運作,但也沒有要緊,因為我上次看過了,反而今次最大的目的是看油和水如何被"能量化"以及"被穩定能量"
以前聽過sarovara敍述過,現在加上mike的講解和親眼看見,當然感覺是不一樣....
原本以為每個老師也應該見過,今天才發現原來事情又並不是這樣的...哈哈...怪不得,去到某個時候,真的是十分需要來來英國總部上課的
除了看工場,我們也去了聽負責種植的m叔叔講解這裡的種植方法....無農藥...現在耕地已經有42頭黑牛了...
還記得2005年來時耕地只有30多畝,現在發展到500多畝(我想是畝來計吧~)
看到未入瓶子前的油在被悉心地照顧....

今天的課開始有點悶,我有部份時間在發呆...我想我今晚需要早點休息

今天的課堂分享:
olive,橄欖綠教我們學習什麼呢?
被鬧鐘吵醒,要真正的"醒來"其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醒來後,又要選擇方向又要選擇自己想行的路,而olive當中有很多yellow包含著,能夠幫助我們把clarity(清晰)帶到事件上,釋放由過去經歷帶來的苦楚,從新感受到當中的甜.
這話何解呢?
很多時候,當我們在"夢"中醒來,發現自己在夢中做了很多傻事和錯事和傷害了別人的事(苦),就會不想"醒"過來去面對,因為需要面對選擇之後的路應如何走......可是,olive為我們帶來一個很好的例子,很多時候,我們是需要透過經歷或訓練才能"學懂"一些事情,然後就可以收到成果(甜)

2 則留言:

莉莉 說...

記得童年到青少年時代,甚或成年以後,得睡很長時間的覺。
後來,我才發現,那是想要逃避現實,在無法解決,或者想也沒有想怎去解決,就不敢面對它。
近年,卻又睡得很少很少,彷彿要彌補過去的一切,努力工作,奮力生活。
突然,我覺得這未免太極端了!
原來,我是個極端主義者。

pingsi 說...

等你回來哦~~~ 我在這邊好寂寞...